Poison

我不知道我爱的人哪一天会厌倦我,我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使自己有被任何人爱上的条件。

无用美好 徒然烂漫

Adore:


伴读音乐:《一滴泪




不知何时,市面上开始风行起出家法师的书。


让槛外之士超脱俗世的观点,点悟红尘翻滚的槛内之人。


真的可以有教化吗?


我只希望这是一本有趣的书。




记得与朋友讨论过,完美型男子什么样?结果也没讨论出来。


第1段,出现这样的文字:


“我对于世上男子的期许,在于有修身齐家的真才实学,擅长诗赋文章,通晓和歌乐理,精通典章制度,而能够为人做表率,这是最理想的。


其次,工于书法,信笔挥洒皆成模样;善于歌咏,而能合乎音律节拍;对于席上别人的劝酒,如果推辞不了,也能略饮一点,以不伤应酬的和气,对于男人来说,这也是相当好的事。”


不知算不算苛刻?




109段,还有论述女子的话语。


“我就试想这些能让男子心中不安的女子,究竟是何等神奇之物。


其实女子的本性,都偏执乖戾,执迷于人我之相,内心贪炽而不明道理,沉溺于迷惑之途,巧于辞令。寻常事问她,她不说,一副稳重的样子,而漫无依凭的传闻,她却爱主动地说来。在巧费心机掩饰自己方面,女子的智慧似乎比男子为高,然而她随即就会暴露她的本性。”


哈哈哈哈哈哈,从一位出家人口中听到这么诚实有趣的评价,简直中了乐透。




曾看过一个法师访谈,访问者直言不讳地问:法师,你曾爱过女子没有?


那法师笑,说自然是爱过。这个回答令他通篇言辞有了真实感。


关于女色,或者色相,有机会可以好好写下。


原来吉田兼好也会思忖这类问题。看来凡有生命,喜乐烦忧都是普遍。




换个话题。19段,读之已经可称为纯然的享受了。


从一日清晨,写到除夕跨年,笔端含情游赏四季。


一向不喜欢在文字里揣摩意思,但毋庸置疑的是,带着一双有情的眼睛去看,万物无不情意绵绵。


幼草,桔梗,梅花,棣棠,藤花,葵花,夕颜,菖蒲,芦荻,门松……这不是我在列举名称,这是一个出家人眼中的景观。


人世间的情趣,与人的恋世之心最为浓郁的部分,看在眼中,怜在心上。


我们,这群跟红尘更近的人,有没有带着更易动情的心,真正欣赏和感恩遇到的一切?




印象深刻的还有,兼好不仅关注器物,连带器物的名字,如避讳“经”,“佛”字的“染纸”,“中子”,也觉得妙趣盎然。


谁说出家人一定心凉的?


有道是,佛海无边,处处皆修炼。去年曾开了一个《隐士》的标签系列,原来法师也可以是其中一类啊。




书名意指“无聊赖”,写时就是一堆又一堆互不连贯,长短不一的随笔。作者似乎没想过会有什么读者,会有什么样的人喜欢。


漫漫生命,随四季流转往复。有人会觉得,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吧。谁能否认?


但是,凡投入去经历和欣赏,即便无法改变结局,却让这漫漫过程跌宕激赏,丰富多变,那它还是徒劳和无用的麽?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幽州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幽州
  2. Poison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